Disappearance of The Four 0.9mm

几个月没有见面了。为什么蹬蹬的体高还是和几个月前一样没有变化呢?

因为遗传自妈妈的一个疾病--神经纤维瘤,已经3岁的蹬蹬一直成长得不好。


因为医生的推荐信,蹬蹬得己转到政府医院看诊,做了许多非常详细的检查。否则若到私人专科去,这样的费用可不便宜。MRI检测出来的结果,把美珍和牧师吓呆了。


经过检测,发现蹬蹬的小脑里的神经线区,有4个O.9mm的肿瘤,而不偏不巧这四个小东西正好就压在蹬蹬小脑神经线的平衡感官部位。所以肢体发展受损,且有学习障碍。

医生无法告知这四个小肿瘤未来会如何?切除吗?它还会继续再生。而且危险性非常大。不切除吗?那就要祈祷这四个小东西千万不要长大,它们若长大,蹬蹬就无法长大。


蹬蹬的后脑勺还有一大块肿大的东西。医生说哪里布满了神经线,很多神经线密集在一个地方,属畸形。若玩耍时不小心敲到那个部分,会大量出血,必须在5分钟内马上获得救治,否则同样有生命危险。


3岁了,蹬蹬终于开始能在不用人搀扶的情况下走路,但走得东倒西歪,脚呈8字型。虽然听得懂大人说的一些东西,但无法表达自己。目前开始在学要"便便",大人才能带他上厕所。只有一岁智商的蹬蹬,还在包尿布生活着。


离开看诊室时,医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目送牧师、美珍和蹬蹬。这样的遗传性疾病是无药可医的,只能祈祷肿瘤千万不要长大,在医学界根本无法做些什么。


肿瘤,你不要长大。但蹬蹬,你一定要努力的长大。

医生无法告知未来命运,只能寄望真心的祈祷,能让肿瘤不要长大,保住小命。


新山政府、私人医院都断定过了,之后一年下来,蹬蹬总需要到吉隆坡马大医院定期看诊确保肿瘤没有继续长大,牧师和美珍只能这样呵护这个小生命,让这O.9mm的肿瘤至少维持现状。

那天我过儿童之家,美珍告诉我几天前的定期复诊,MRI扫描竟然探测不到这4个O.9mm肿瘤了。主诊医生还找了教授过来一起认真判断,结果得到的答案是--里头干干净净的,没有肿瘤啊,和正常孩子的脑袋瓜一样啊!


"啊? ! ! ? ! ? !那是怎样? "牧师和美珍问。


"就没有肿瘤了啊,要怎样?"教授回答。


这样的结果,算不算心诚则灵呢?所以人生依旧充满希望的,干杯!


(编者按:虽然这四个小肿瘤消失了,但蹬蹬的纤维瘤病症依然处于医生的密切观察中)